近几天有关Libra的大新闻层出不穷。7家以传统支付类企业为代表的Libra协会成员在Libra协会正式成立前“临阵脱逃”退出协会。多家媒体报道,G7工作小组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: IMF)和世界银行(World Bank: WB)年会前提交了针对全球稳定币项目的初步评估报告称,Libra对全球金融体系带来了严重挑战。欧盟国家德法高官也屡次放出狠话,要禁止Libra在欧洲的运营,并且“欧洲国家应该发行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”。进一步让人困惑的是,欧洲央行(European Central Bank: ECB)的执委会成员,也是G7稳定币工作小组负责人,Benoit Coeure于2019年10月17日接受布隆伯格采访时称,“全球金融监管机构没有计划禁止Facebook Libra或其它稳定币,但这些以官方货币为支撑的数字货币必须符合最高的监管标准”。美联储理事Lael Brainard于2019年10月16日罕见地就“数字货币、稳定币和支付系统的演进”做了长篇发言,提及Libra将遭遇最严格的监管。